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昊的博客

 
 
 

日志

 
 

灾区的志愿者组织(一)  

2008-09-06 03:34:42|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到广州,一直很忙,到今天才有时间整理下当时的日记。 
      在奥运会进行得热火朝天的时候,我接到阿刚电话,让我和几位老师一起飞去成都。公民中心的灾后社区重建考察工作已经开始。有可能的话,希望通过政府、公益组织、学界几方面的配合,整合一些准备长期扎根在此的NGO资源,提供更好的服务。 
      到达的第二天一早,我们租了一辆车从成都去彭州。车上一行8人,广东来的刘、朱、郭、吴、我、贾;FAYE在巴黎政治学院的导师白夏,一个白胡子法国老头,70年代就来过中国,自称是工农兵学员,汉语讲得很棒;还有一个本地NGO组织根与芽的工作人员L丹,是个小姑娘。不过话说回来,其实中国的NGO大多是由年轻人组织和运做的。 
      车子在成都北三环附近开了半天,几次调头,还没找到去彭州的路,原有的路因轻轨施工而封闭。最后司机是询问了几个路人,车子才开上成彭高速。从成都到彭州,一路上除了看到几处房子破损外,实在无法想象这是一个不久前发生过地震的地方。无论是人们的情绪、生产和生活的秩序都已经基本恢复,房屋废墟也已被清理。当然,成都地区并非重灾区,地震时的破损也不严重,恢复起来比较快。 
      但车子一到彭州,立刻就感觉到不同。路上纵横交错的裂缝、路边尚未来得及清理的房屋废墟、裸露的滑坡山体,已经一路上的抗震救灾标语,都在提醒我们,这里刚刚发生过可怕的事情。事实上,彭州被列为本次地震的极重灾区。 
      在中国,许多政府工作、政府的诉求是通过标语体现出来的。而在彭州的街道上到处可见的是感谢军队、鼓励灾区、兄弟省市援建等内容的横幅。从横幅上我们可以得知,当初救灾的部队是济南军区某部和成都空军部队,而对口支援灾后重建的是福建和江西两省。甚至连哪个市在哪里援建我们也能够知道,因为横幅上会写到:“福建龙岩和灾区人民心连心”。 
      一路上,阿刚都在和我们介绍灾区的情况。灾后灾民的生活现在面临很多困难,老百姓对军队和志愿者有一致的好评,但对地方政府则评价较低。而志愿者的服务则参差不齐,甚至有的心理干预志愿服务在灾区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但老百姓还是很达观,阿刚说他见过一家人和他们家里的小女孩,心理干预者一天来了几批,有的让小女孩哭出来,下一批又让小女孩笑,弄得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家里人跟他们说,这些都是好心人,是来帮咱们的,所以就配合他们吧,让哭就哭让笑就笑,于是变成灾民哄着志愿者。。。我们这次的任务就是对他们已经进行的志愿服务进行评估并提出规范化的建议。 
      我们首先去的一个点是小鱼洞镇的一个板房临时安置区。那里已经有几间板房被辟为志愿者服务工作点,服务内容包括支教、看小孩等工作。志愿者组织叫做   和我见过的所有的NGO组织一样,这里工作的也是一帮年轻人,他们都刚刚毕业,也有一些学生志愿者。他们跟我们介绍了情况,除了和其他组织一样做支教服务,他们还开展了针对妇女和老人的服务,在村里成立了青年志愿军等组织,还组织妇女跳舞、老人办毛泽东思想学习班等,听到这些内容和名称,大家已经可以知道他们应该是温铁军那个系统的。果然,他们来自梁漱名乡建学院。和已经被关闭的晏阳初学院一样,他们被简单地归为新左派。但他们自己可能并不这样认为。艰苦的自我磨练、50公里拉练、毛泽东思想教育等,是其特色。大多数人是受不了这个苦的,但留下的基本能独当一面,阿刚说,放在49年前,发动个革命也不希奇。 
      这里的志愿者条件相当艰苦。由于板房紧张,来自几个志愿组织的志愿者们都还住在简易帐篷里,有个陕西小伙子已经住了3个月了,但他们还是很乐观地说情况越来越好。这里的农民心气也比较高,可能是因为这里本身是旅游热点,国家级森林地质公园,所以他们坚信这里的经济会好起来,而他们自己的宅基地可以为他们换来新的房子,关键是,政府和社会会帮他们度过难关。从志愿者和农民那里,我们得到了一个重要的信息。就是成都前日刚刚出台了政策,城市人和当地人可以联合建房,由城里人出资,盖好的房子城里人有一半的使用权。很多农民都愿意这样做。由于政府的统规统建等安置措施规定每人只能有35平方米,所以相信那些宅基地很大的农户大多愿意选择原址重建以及和城里人联合建房。我们遇到的一个农民家里宅基地面积就有500多平方米。他甚至相信,自己和其他农户联合起来,可以提供更大面积的开发场地。而这一切的前提是,整个龙门山地区都是曾经的旅游热点,震前就有许多成都人在这里通过购买取得房屋的使用权。当然,这样做是不符合土地法的,但震后重建的文件把成彭地区列为综合实验区,为这样的做法开了重要的口子。这个问题在今天成为我们重点关注的问题。部分地区的灾后重建是否能以此为突破口呢? 
      告别了小鱼洞的志愿者们,我们来到龙门山镇公民中心直接参与重建工作的一个点。**矿区。这里原先是一个国有铜矿,但于2002年倒闭。原来的职工在领到1、2万的补偿金后自谋生路。许多青壮年除外打工,留在社区的基本是老人和妇女、小孩。老人是因为走不动,而妇女则是因为要照顾老人小孩也走不开。与周边地区的农户不同,他们拥有土地、房产双证,房屋可自由买卖,震前已有100多户把自己的房子卖给了成都人。实际上,整个龙门山地区被称为成都的后花园。 
      矿区的志愿者组织驻扎的地方是原先的矿区初中校园,2002年后这里事实上已经废弃。教育局也未对这片土地做新的用途规划。而当地震来临时,那些90年代建起的房屋成片倒下,而这里50年代修的教室却连条裂缝都没有,没有危房(在不只一处地方我们看到这样的场景,这也意味着,这次地震中损失最大的,其实就是改革开放后先富裕起来的那一批人)。所以志愿者们在这里搭了帐篷进行服务,除自己居住外,还开了一个茶馆,给周围的居民看电视、聊天等——摆龙门阵是四川人最重要的业余生活。此外,看小孩、支教、甚至饮用水服务也由他们提供。当然,一切都是免费的。 
      做这一切工作的领袖是一个叫老莫的人,他是成都人,但以云南志愿者的身份过来。在这里四个志愿者组织(根与芽、麦田、ACA和公民中心)共同开展了一个叫“新家园”的计划。帮助本地进行社区重建。和别的地方一样,灾民们住斑房,而志愿者们还都住在帐篷里。有男生帐篷、女生帐篷、有个小鱼洞一样简陋但更整洁一些的图书馆,煮饭在另外一个帐篷。住人的帐篷经常漏水,刚刚修好。帐篷里面有幅画,是颜料笔画的麦芽,而帐篷的门口甚至还用竹竿升起了一面国旗。 
      在院子里或坐或站地聊完天,我们就先去板房区。这个安置点事实上是政府遗忘的角落,原因很简单,相关的工作实在太多了,忙不过来。所以这里几个月以来都是由军队的水车每天送水,自从解放军走后灾民就一直饮用未经处理的水源。一直到十多天后,由麦芽网络联系联系了佛山一家工厂,捐赠了一台饮水净化设备。今天下午设备就要投入运行,老莫要组织村民讨论相关事宜。到了两点半,社区居民陆续围拢到装净水设备的板房门前。大约有二十多人,大多是中年妇女。通过非正规的“声音民主”大家确定了送水的时间、形式等问题。这也是社区锻炼,即推动者自己即使有方案也不公布,而是让社区居民自己商讨出一个结果来,这样做,其对方案的执行力度就就完全是两样了。而社区居民自己的方案也非全然从自身的利益出发,讨论中就有居民说,时间的问题上,不仅要考虑社区居民自己的方便,也要考虑到给水的志愿者自己的吃饭问题。最终时间确定为上午10点-11点半,下午4点到5点。 
      茶馆里聊天讨论结对子建房的问题。吴老师提了很好的方案,就是通过网络等形式,让社区居民和成都等城市居民结成建房的“对子”。联合建房的计划得到了大家一致的支持。但需要做更深入的政策和需求调研(几天后我了解到成都商报其实也有类似的计划,这倒值得联合和推广)。讨论的时候有几个日本人又来,老莫说不理他们,他们是来旅游的。 
      随后我们和社区妇女主任一起去往东%社区。正赶上他们发放物资,看我们来了,暂停了工作,还用帆布把东西盖了起来。当村支书做介绍时,看得出他很疲惫,上千人的社区,各种事务都要从头再来,真是很辛苦。关于灾后安置的土地政策,他拿了两个文件给我们看。五种方式,统规统建、统规自建、原址重建、开发重建。无论哪种方式,农民都要出钱。国家的补贴有2万/户左右,起的作用不是很大。和我们刚刚预料的差不多,重建资金的缺口确实很大。而农民对这一点其实不是很了然,从大部分人选择统规统建来看,他们应该并不清楚这个也是要出钱的,后来我们确认了这个情况。我们谈了关于幼儿园援助等几个项目,看来他们还是真的需要。灾民和我们聊起,感觉他们的困难还是很多。对志愿服务报了很大的期望,也许是过大吧,其实志愿者能做的也相当有限。我们来到就知道,这里来自中央音乐学院的志愿者(叫做“音乐治疗队”FA。。。)明天就要撤出了,准备做长期志愿服务的“新家园”听到这个消息,马上来了精神,老莫赶去和他们聊起。我和阿刚一致认为老莫的真实意图是去考察人家住的地方。。。。。。 
      走的时候我们才知道他们为什么暂停发放物资——原来是因为有外国人在。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或者是什么分配方式,要这样戒备。。。。 
      道路很不好走,车子还出了些状况,幸好没事,赶回成都已经晚上8点。和当地政府的官员聊起重建事宜。他是难得的支持NGO进入和有组织地参与重建的政府官员。所以谈到一些具体问题。这个晚上谈到了确定了一些东西,还是很有价值。也让人心生感慨,在当下中国,没有政府的支持或默许,NGO有可能什么也做不了。
  评论这张
 
阅读(3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