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昊的博客

 
 
 

日志

 
 

灾区的志愿者组织(二)  

2008-09-06 10:01:04|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早上吃完早饭后8点40出发去汶川地区。这次带我们去的是中大的章老师,他已经在这里做了2个多月了。广州社工和当地政府工作人员的身份,使他能够带领我们顺利进入XY镇。 

车子出发,先是到了他们的第一个点——水磨镇水磨小学。水磨镇虽然在地震中伤亡不大,但房屋损毁严重。原有的学校也大多损毁。于是镇上将全镇8所村办小学和镇中心小学等合并为一个水磨小学,千余学生集中在一个板房安置点,老师也住在这里。这里的有利之处在于校长和老师们都比较齐心,有干劲去恢复教学。问题是资源太少,一切都要重新开始。最初的时候什么设施都没有,只要板房。最后是狮子会捐赠了全套的教学设备、桌椅、床,甚至钢琴,才得以开展教学。看到这些,我们一起向狮子会的刘同学致敬。她也很自豪,因为款子就是她批下的。恢复之后,这里也成了明星灾区。孩子们在操场上打篮球,看到老白觉得很新鲜——他实在太象白胡子版的马克思了。。。。。 

离开水磨镇,我们出发去地震的中心灾区——XY。一路上都在山与水之间穿行,岷江就在脚下,而江水边大面积的塌方、山体滑坡比比皆是。有的地方土石流仍然在往下流,激起的尘土水雾遮蔽了岷江水中很大一块。道路损毁更不用说了,断桥残路触目惊心。这样一路到了映秀。期间还遇到军队撤出。我们几个站在路边向军车致敬,我也举起大拇指向这些最可爱的人挥动,他们也按喇叭回礼。我们觉得很感动,他们真的是不容易。 

过后车继续行驶到了XY。这里损失惨重。山体掩埋的居住区已经被封锁,但从大面积裸露的山体上还是可以看到灾难的惨烈。走在坑洼不平的土路上,向每一座纪念物和坟墓默哀。这里的交通太不方便,号称打通的公路其实远未通畅,我们也是绕了很长一段路过来的。前些天领导来视察的时候只能坐直升机来。村子就在山间,没什么空地,但还是开辟了一块作为直升机停机坪。志愿者们最不喜欢的就是直升机来,到时候整个村子就全部被尘土覆盖,噪音震耳欲聋。 

令人关注的是,板房仍然短缺。虽然在电视里我们看到说这里的群众全部住进了板房,但实际上援助物资的分配并非完全公平。在有些板房居住得很宽松的情况下,还有两个村、700多户还没住进板房,仍然住在帐篷里。而这两个村在地震前也是比较穷的村。所以刘说,虽然地震把大家都震到了同一水平线上,但很快就又开始分化了。事实上,这种资源的分配还是按照震前的格局进行的。原来富裕的村,比如,震前曾经承包过三峡某部分工程的某村某老板,就仍然承包了板房区的高压电工程,类似的工程多被该村人士承包,所以很快他们就赚了钱。类似这样的问题导致灾民的情绪很大。特别是帐篷就盖在离板房几十米的范围内,物理反差和心理反差都显得特别巨大。 

章老师他们有一个项目是,把妇女组织起来刺绣,其中以灾区受难儿童留下的画作当蓝本,进行刺绣的。有一个本地的牵头人,是个年轻妇女,她的两个孩子都在地震中失去了,刚盖好的房子和沟里的老房子都在地震中塌了,现在等于是一无所有。但她还是努力做工作,和其他人在一起,试图改变些什么。当她描述自己的经历时,非常平静,我想这种平静中蕴涵着很大的力量。走的时候刘就说,这样的人适合当本地社区的带头人,他们已有针对这些人的培训计划,使他们有能力改变自己也改变当地的一些事情。我也想,这些本地社区的带头人可以来广州等地接受系统的培训,成为新的NGO生长力量,也为他们自己今后的生活找到方向和力量。 

这里的志愿服务点比较简陋,几个同学来自广州五所有社工系的高校。小伙子和姑娘们很乐观,但其实已有很多天没吃上肉了。。。。几天后就开学,他们也要走了,还有个已经毕业了,明天就回广州,准备去英国留学。事实上很多志愿者组织都在准备撤出或者已经撤出了,之后的工作该怎么做,政府的态度会如何,留下的人心里都没底。章老师他们是在第一时间进入,并且从未离开,立志要干两年;阿刚也是在地震后马上中断了在哈佛的一年访问学者行程而提前回来,他们都是要长期做下去的。长期的工作怎样做?不过在讨论整合NGO资源时了解到这里的政府还是支持NGO运做的。也意外地得知在本县挂职锻炼管志愿组织这块的团书记是我曾经的学生。跟他通了电话,他还在野外,和我们这里隔一座山。由于我们的行程,没办法见面,很遗憾。聊了一下,希望县里和阿刚他们在整合NGO资源方面有个很好的合作。 

回来到了都江堰的QJ社区,这里是上海社工在做社区工作。办公室是我们这几天所见最“豪华”的了,板房,办公桌椅,都很齐全,招贴布置也很漂亮,体现了上海人特有的对细致细节的重视。和广州社工的朴素简陋不大一样。这个社区很有意思,每周都要向上海方面连线汇报,所以也有很多精力都花在这上面。。。这和上海大政府的传统倒是一致的,政府主导的社工服务,也是另外一种特色。 

灾区志愿者组织现状考察后,大家提出了如下问题: 

一、NGO组织并未进入到灾后重建的核心工作中去,大多只从事边缘性工作。 

二、NGO资源并未得到有效整合,基本上是各自为战,各自辐射很小的一片区域。 

三、地方政府态度不一,有的很支持,就好开展工作,有的则抱警惕心理,但总体上环境还可以。板房的分配需要努力的争取就很能说明问题。有很多还住在帐篷里,即使是分了板房的,他们也担心,如果有一天对政府没用了,政府随时会收回板房。 

四、NGO组织参差不齐,准政府化现象存在。都江堰上海援建社区。他们也做了大量细致的工作,我看到了最整洁漂亮的招贴布置和办公场所。但政府插手的程度相当深。导致其工作开展不够独立自主有效。 

五、NGO的层次过于单一,普遍为草根性的NGO组织,而属于中产和更高收入阶层的NGO组织过少,这是因为类似的组织本身的数量就不多。而单纯的草根结构会削弱NGO汲取资源和吸引人才的能力。 

六、在8月底军队的撤出后,志愿者组织、特别是以学生为主的志愿者组织也将大规模撤出。我们到达的营地基本都面临着这样的情况,都在纷纷准备撤出的工作。而那些立志扎根几年的组织,其学生成员则面临着开学上课的任务,近期内将撤出。其人员严重不足,且得不到补充。 

七、NGO本地化的工作都有开展,但难见成效,通过几个月的培训沟通,可提高自组织能力,但真正形成可以开展工作的组织还是很难。 

八、现在许多事情NGO不可能做的比政府更好。而能够做的更好的能力从何而来呢?NGO有理念,但它自身所能够提供的资源其实不多。这不仅是钱的问题,也是人才的问题。事实上,它不能比企业和政府更加吸引人才。从大规模发展的前景来看,NGO最终应该成为一项正常的事业,而非少数人的理想主义试验地。在这方面,从量变到质变的人才桥梁尚未搭建起来。 

原因也许在于中国公民社会本身的发育就不完善,NGO组织定位模糊,与政府关系微妙,自身建设方向等老问题。但灾区重建是一个政府与NGO重新确立新关系的契机。重建的需求太大太难了,这样的情况使得政府需要NGO组织提供切实重要的服务。如果NGO不能提供这样的服务,也不能利用这样的机会快速成长的话,殊为可惜。
  评论这张
 
阅读(3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