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昊的博客

 
 
 

日志

 
 

谁能拯救俄罗斯新闻媒体?  

2008-09-09 09:15:14|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天,多家俄罗斯媒体都在报道普京勇救摄影记者的事迹:8月31日在俄远东乌苏里江保护区科考行动中,一头老虎挣脱束缚冲向一名摄影记者,普京开枪将其救下。总理这种勇敢的行为,当然得到了广泛的赞扬。不过与这位幸运的记者命运迥然不同的是,就在同一天,一名俄记者在俄南部一个机场内被捕,原因是他对政府行动持反对意见,稍后他就头部中弹身亡,当局解释说是“意外”。 
      事实上,相比被总理开枪挽救来说,俄罗斯记者被开枪射杀倒是更为常见的现象。2006年10月7日,俄罗斯著名女记者安娜·波利特科夫斯卡娅在其位于莫斯科的寓所电梯内被人枪杀,头部连中两枪。48岁的安娜车臣战争的猛烈抨击者,被誉为是俄罗斯“媒体良心”和最勇敢的记者,其正直敢言得罪了很多军方人士和政府官员。而在普京总统执政期间已有14名记者惨遭杀害,其中很多人都是被手枪在近距离直接击中头部的。至于其他国家,记者的命运也好不到哪去。国际新闻安全学会发表公报指,1996-2006年10年间共有1000多名新闻记者遇难,其中至少有657名记者是因为揭发社会黑暗而被谋杀的。 
      这些谋杀案件有的是当权者干的,有的是激进社会势力策划的。一般来说,在真正新闻不自由的国家,这种事情相对较少。原因很简单,这些国家的政府完全可以通过立法、行政干预、鼓动其他媒体抹黑、撤换媒体老总、吊销记者从业资格、甚至取消媒体来达到遏止新闻自由的效果,根本不需要使用这种赤裸裸的暴力手段。正是在国家的法律框架已经确保新闻自由,政府和其他社会势力无法通过“合法”手段控制新闻媒体的情况下,才会不得已出动暴力对付记者。 
      所以,在某种意义上,相比用法律、政策、行政机构来解决问题,用暴力来恐吓新闻从业者显示这些国家失去了对新闻媒体的控制权,或者无意全面封锁媒体,倒是一种进步。当然,对新闻媒体打压,甚至杀害记者,却是一种野蛮的退步:比新闻自由失控更可怕的是暴力行为的失控。不过,并非每个国家都这样不走运——俄罗斯黑社会势力比较强大,习惯于用暴力解决问题,而不习惯在理性的辩论中寻求答案和妥协,是造成俄罗斯记者惨被谋杀的重要原因。 
      但话说回来,之所以发生这种针对新闻媒体的暴力失控,关键点还是在于国家。即国家并没有真正花大力气保障新闻自由,甚至乐于见到某些势力对媒体记者的追杀可望在同行中造成一种恐惧气氛,从而让那些不听话的媒体收敛一些。事实上,在俄罗斯,许多袭击记者的案件根本没有进行公审,绝大多数凶手从未被起诉。而越多的杀人凶手逍遥法外,谋杀记者的行为就会有增无已,因为这会被证明是让媒体噤声的最简单有效的方法。 
      在现代社会,新闻媒体的价值是不可或缺的:多元、快速、准确的信息传播对政府和个人的经济决策、政治决策都是重要的;缺少了新闻媒体的尽责工作,整个社会就无法形成正确的判断;没有自由和活跃的新闻媒体,人民也无法确保他们的意见会为政治体系所了解,也无法真正了解政治体系;至于新闻媒体作为监察者、置疑者、揭露者的角色则更为重要,社会和政府的阴暗面,不经由新闻媒体置诸阳光之下,将很难铲除;而新闻媒体为民众提供讨论问题的平台,无形中也促进了民智的开启,使我们这个民族变得越来越明智。在现代社会演进的过程中,记者和媒体不仅仅是重大事件的报道者,也在事实上扮演着介入者和改变者的角色。没有媒体的参与,社会进步很难发生。 
      俄罗斯和很多国家的经验表明:当一个原本封闭压抑的社会初经开放的时期,遇到以公开为己任的新闻媒体,难免会感到不适应。其实新闻媒体也一样,不知道什么样的行为对这个社会才是合适的选择。双方需要一个较长的磨合期。在此期间,一些新闻媒体,甚至一些媒体从业者将付出各种各样的代价,成为磨合的牺牲品;而社会为此所付出的则是腐败、犯罪、族群冲突等社会乱象。双方在付出足够代价后,可能会找到各自的位置,从而促进这个社会真正的进步。 
      而确保这种理智的前景会发生,则需要多方共同努力:对政府部门和国际机构而言,他们应该要使新闻工作者的合法权益得到保障,并在犯罪惩处方面做更多工作,最起码要对相关事件进行独立调查,让被迫害和被杀害的记者公道得偿。 
      对于新闻媒体而言,他们要继续他们的旅程,否则将前功尽弃。在此过程中应确保新闻来源的多样化和公信力,客观评价各方观点,使人民能够分辨真伪;促进善的观念的传播,而拒绝挑动种族、民族、宗教仇恨;对弱势族群负起责任,让他们能够发出声音。 
      对于普通民众而言,这是一个选择的年代。他们可以选择保护并监察新闻媒体,对每一次新闻自由被剥夺的事件勇敢斗争,也可以选择对此漠不关心。越是新闻自由受到威胁时,这种选择就越是显得至关重要。因为这种选择将直接决定新闻媒体的命运,也将间接决定这个民族的未来。 
      在这个意义上,枪法一流的普京总理将不能拯救俄罗斯备受摧残的新闻媒体,新闻媒体自己也不可能拯救自己,而只有那些拥有开放胸怀和强健心灵的民众,才可能把拥有一个开放的新闻媒体作为自己不可替代的追求。至于那些总是幻想使新闻媒体在恐惧中屈服的势力,其实人人都明白,最恐惧的恰恰是他们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5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