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昊的博客

 
 
 

日志

 
 

美国人如何保护孩子的心灵  

2009-09-14 04:52:25|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月8日是美国小学的开学日,奥巴马选择这一天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县韦克菲尔德高中发表大约16分钟演讲。这次演讲遭遇一些家长和学校的严重抗议:一些学区以内容可能涉及政治为由,未向学生播放这场演讲;一些学区允许学校或者教师自行决定是否收看求;一些家长更在学校外打出横幅,要奥巴马离自己的孩子远一点。白宫也不得不在奥巴马演讲前24小时公布演说稿,以消除“对孩子推销政治主张”的指责。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孩子被他们的父母从学校接走,远离这次演讲。
    不过,在开学日的演讲中,奥巴马确实没有谈政治,而主要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对孩子们劝学,如劝导小孩子不要总是做明星梦,而是要踏踏实实努力去追求成功等等。这些都是大实话,对孩子们也是有益的。所以在事后媒体的采访中,有些美国教师就表示,虽然在此之前也试图抵制这次演讲,认为奥巴马越俎代庖,做的是教师应该做的工作,但听过演讲的内容后,他们认为这个演讲还是很富有启发性,应该是增强而不是削弱了教师的地位——当教师们所讲所授的、和总统不谋而合的时候,他们的权威也增加了。至于孩子们对演讲倒没什么太多抵触。有接受采访的12岁男孩说,总统这样做,表明他重视我们和我们所接受的教育。
    虽然奥巴马的演讲内容并没有推销自己的政治观点,但在美国人看来,作为政治人物向孩子发表演讲,对孩子施加影响,总归令人反感。孩子的心灵是纯洁的,许多社会观念尚未形成,很容易被政治教条所毒化。所以他们需要接受的其实是基本价值观的教育,如在家庭和社会中的公平正义平等自由等,而远离具体的政治人物。很明显,奥巴马违反了这一认识。实际上,之前里根和老布什总统对孩子的演讲也备受批评。毕竟,这种形式和美国社会的传统是有抵触的。
    而奥巴马演讲受到抵制的另外一个原因可能是:他在出任总统后表现得过于强势了。这位总统很喜欢让政府介入到社会事务中去,如干预汽车工业,干预银行系统等。在新提交的健康法案中,更提议政府管理健康保险。这些政府干预举措刺激经济的效果并不明显,反而大大拉低了新总统的支持率。在一个星期前电视直播的TOWN HALL MEETING(市政厅会议)上,就有发言者在反对由政府管理健康保险的发言中,把奥巴马比喻为希特勒,认为过多的国家干预会让美国人失去自由。而恰恰在这样的时刻,奥巴马总统和政府又开始介入学校教育,不能不令人质疑。
    相比美国人对自己孩子如此敏感的保护,许多中国的家长似乎还没有意识到孩子的心灵在这方面受到伤害的可能性。我们的孩子似乎不怕感染政治病毒,即使怕也避不开——政治化的小学,政治化的中学,政治化的大学,随处可见。存在于其中的政治化教育根本不问孩子们想要的、思考的是什么,他们遇到的困难在哪里,只顾把国家的政治观点一股脑地灌输给孩子。这样的急功近利和半强迫的政治教育,使得年轻人在成长的过程中并没有变得成熟和眼光宽大,反而丧失了对政治的信心和使其美好完善的动力。
    过早地接受具体的政治教条,对孩子的成长是不利的。一项研究表明,前苏联政治教育中,“政府所支持的所有政治交流中的教条主义和不断重复,都造成了不可遏制的厌倦感。”这让苏联学生变得缺乏政治兴趣。而在我们国家,也可以看到长大后的青年人有很多在政治上幼稚得可怕:爱国主义被狭隘化为破坏外国超市;在网上看到不同的政治观点就暴跳如雷;语言暴力随处可见;放弃公平和正义的原则而不问是非;相信社会主流是黑暗面,全盘怀疑所有美好的动机。。。我相信这些都源自不成功的公民教育的恶果。
    苏霍姆林斯基说过:“教育者的教育意图越是隐蔽,就越是能为教育的对象所接受,就越能转化为教育对象的内心要求。”但涉及到孩子政治上的教育,就不仅仅是一个策略的问题那么简单了。我们必须要慎重挑选教育的内容。要有针对性地讨论青年人关心的、遇到的各种思想问题。但更重要的(如果不是最重要的话)是,我们需要反思自己的教育能力,甚至要问作为老师和家长的我们自己:作为成年人,我们有独立的政治观点和判断吗?我们的精神世界强大吗?我们有什么可以教给孩子的呢?
    奥巴马的演讲在美国受到抵制,和我们这里无条件接受政治对学校教育的影响,都值得人们深思。但两种情况都不是随随便便发生的。如果是单纯地抵制一次政治人物的演讲,那很简单,但意义不大。因为孩子空白心灵的阵地总会有人去占领。即使不是政治化的总统,商业化电视也会去占领。在这方面,所考验的其实不是美国社会反对的声音有多大,而是美国社会自身是否有足以替代和超越来自政治人物的教育能力,这才是问题的根本。
    而恰恰是在这方面,美国社会所拥有的教育力量和教育资源,不但足以对抗来自总统和政府的影响,甚至要比总统的影响要深入得多,强大的多。这不但表现为一种精神价值观在美国社会已经相当成熟,而且表现为一系列的物质力量。如学校和地方教育机构有权审查总统演讲,将不良的政治影响清除在外;美国的教师也都拥有自身独立的政治观点和进行政治判断的能力,他们作为另外一道滤网可以过滤掉对孩子不利的东西。而美国的家长们更是强大,他们在政治上的判断更为独立。“孩子们不需要被总统告知他们的责任是什么,这是父母的责任,而不是政府的责任。”说这话的家长是一位清洁工,他很高兴能够把他10岁的孩子从5年级的教室里带走,避免了一次“政治污染”。
  评论这张
 
阅读(781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