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昊的博客

 
 
 

日志

 
 

我那无家可归的工人兄弟  

2009-08-14 07:34:49|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以描述我在刚刚听到通钢事件之后的强烈感受。人们总是对身边熟悉的事情见怪不怪,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样一个预示着时代重大变迁的事件竟以如此惨烈的方式发生在我最熟悉的地方。是的,这是我自小长大的地方,我相信通钢的青年工人里得有近半数和我毕业于同一所小学或中学,但我从来不知道它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说实话,从小到大我都没觉得我的故乡和东北其他城市有什么不同的地方。被长白山所包裹着的通化市被称为“山城”。由于交通不便,这里虽然是工业城市,人们却有着乡村一样的淳朴和山里人的直率。比起长春鞍山等地的工人来,这个地方的人们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勇气或荣誉感。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我常常觉得这里的工人过于老实巴交,即使狡猾也狡猾得有限。也是由于相对封闭的原因,刚出去上学时我的通化口音还被人家笑话,现在想起来,那个喜剧效果比赵本山的铁岭话更大。
虽然口音常常被人取笑,而我们对此最大的反应不过是自己也跟着憨憨地一笑,但其实通钢的工人是有着很强的尊严感的。我记得,每当通钢遇到困难的时候,办公室人员的工资都要被削减或迟发,但一线工人的工资从未被耽误过。工人、特别是一线工人“最大”,这是通钢很重要的企业文化。90年代以来,通钢遇到过至少3次非常困难的情况,也都是靠工人“集资”为企业筹措到关键性的资金而挺了过去。
所以,作为国企工人,通钢人骨子里多多少少总是有那么一点骄傲的。而且他们总是按照山里人的做法很直率地进行表达。建龙进驻通钢管理的时候,推进管理的措施比较激进,通钢的工人很不适应。在那三年里,工人们的工作热情骤降,有时甚至以消极怠工抗议。等到建龙一撤出通钢,当月的产量马上大幅度提升,扭亏为盈,并连续盈利达数月以上。事实上,在建龙二次入股前,企业已经有了很大的转机,其中工人本身的能量发挥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但话说回来,和所有的国有企业一样,通钢的内部管理是很成问题的,上班时间青工们拿着好好的滚珠轴承摔着玩的情景我至今还记忆犹新。浪费严重,效率低下等问题已经困扰了通钢多年。虽然今年上半年建龙撤出后通钢再次盈利,但我还是相信,如果不进行大的改造,这个拥有数万工人的庞大企业迟早有一天会走到尽头,被自己拖垮。但在改制中有两个问题不能回避,一是国有资产应由谁处置,如何处置?二是企业劳动者应如何对待?这两个问题处理不好,改制就不能说是成功的。
国有资产当然是无法交由全民处理的。那么问题就是:国有资产的代理人到底是谁?这次重组通钢是省国资委主导的,而且是在通钢领导层反对、工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强行重组的。看起来国资委就是国有资产的代理人了。但这又产生了新问题:这么大一个厂子,对厂子有明确权力的管理者没有发言权;为厂子创造价值的劳动者没有发言权;反倒是那些和这个厂子没有半点血缘关系的人有发言权,这说到哪都说不过去啊。
而且这种重组改制人们也并不陌生。90年代的国企改革就是在企业和工人并不支持的情况下进行的,在企业剧烈转型的同时,也成了私分国有资产、劳动者下岗的代名词。成千上万家国有企业倒闭,国有资产惊人流失,几千万工人下岗。。。。这些惨痛的经验让人记忆犹新。包括通钢在内的许多国企工人们之所以不相信重组改制,主要是因为,国有企业改革改到今天,已经改得自己信用全无。所以,即便这次的方案未必全然是坏方案,但结果却是悲剧性的:一个活生生的生命死去了,一个好好的企业被折腾得人心惶惶,重组仍未成功。改制会改到国有资产无法保障,会改到工人兄弟无家可归,对这样前景的恐惧成为悲剧事件发生的直接原因。而且这次事件通钢得罪了省里,我担心他们以后的日子会更难过。
另外,说到群体性事件,是谁让工人变的如此暴力?说实话,这里的工人是憨厚的,但也并不怕暴力,不怕别人“来硬的”。在这次事件中,没有人和他们好好说话,没有人安慰和鼓励他们,只是把外来的意见强加给他们。弄到最后,只有死了人,他们的意见才会受到重视。工人的行为不过是像一面镜子,是强加于他们身上的某些简单粗暴的方式的自然反应而已。而在工人自己这方面,也没有工人信得过的代表产生机制,没有工人代表与国家企业的理性对话机制,总经理不得不直接面对情绪激昂的工人。这种直接对话注定成本更高昂、效率更低、后果更难预测——我们国家一再出现群体性事件,其实凸显的是这个社会的对话机制、维权机制、工会等平民自组织的极不发达。
有人说,我们现在正处在“被时代”。但我的感觉是,像“被就业”“被重组”等情况早已有之,甚至还有过“被结婚”“被包办”,但那时我们对自己的自由和权利浑然不觉,甚至没有任何反思。今天“被时代”这个提法的出现,恰恰意味着一种觉醒,其中所包含的是戏谑、不平,以及跃跃欲试的反抗。通钢的工人是最普通的劳动者,但惟其普通,也更有代表性。在这个“反被时代”里,我们的国家、我们的企业必须要学会如何与有尊严感的劳动者共处。
 
  评论这张
 
阅读(779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