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昊的博客

 
 
 

日志

 
 

美国民众是怎样参与改革的  

2009-09-21 01:38:09|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周末和朋友去华盛顿闲逛,不期然遇到了国家广场上的大规模集会示威。眼见国会山前群情激昂,演说抗议此起彼伏,想一想还真是有些奇妙。一月份来华盛顿参加奥巴马的就职典礼时,广场上也是人山人海,人们用欢呼和口号支持这位在经济危机期间给他们带来了希望的新总统,有些人还当场流下热泪。不过半年多的时间,人们再次聚集在广场上,但这次却是为反对奥巴马而来。他们打出的标语是,“奥巴马,你在说谎!”“要自由市场,不要政府干预!”政府的医疗改革议案、挽救银行计划、新的税收政策统统成为人们攻击的目标。
当然,那些欢呼者和抗议者可能分别来自不同的人群:和就职典礼时广场上的百万民众有将近一半人是黑人或其他少数族裔的情景相反的是,这次聚集的数以万计的人群则是以中产阶级白人为主。我在广场上转了一个小时,硬是在示威人群中没有发现一个非白人。事情很明显,奥巴马的新政极大地触动了美国中产阶级的利益。中产阶级白人一向是美国社会的主流人群,他们是美国的经济、政治,甚至是美国核心价值观的主要支柱。这个人群很少通过街头抗议的方式来表达自己意见,现在他们以数万人的规模出现在国会山,表明他们的不满已经达到了一定的程度。
奥巴马上任后采取了一系列激进的改革措施,扩大了政府在市场和社会中的干预范围。现在看来,这些改革措施至少在两个方面招致了部分中产阶级的不满:一方面,过去半年多来,民主党挽救危机的举措可以归结为两个字“花钱”,而政府花钱就意味着占纳税人主体的中产阶级要承受更重的负担。像这次热议中的医疗改革,奥巴马的目标是让15%的人口,也即4700万目前没有医疗保险保障的美国人享受医疗保险。他估计医改费用将在未来十年内花费大约9000亿美元。在这样的巨额花费下,财政赤字、税收增加是可以预见的结局,这些负担最终还是要中产阶级承受。这些本来就压力很大的群体感觉自己成了提款机和奥巴马改革的牺牲品,而改革对他们的好处却一点也看不到。而且就事论事,金融危机是由大金融巨头们的不当操作引起的,现在却要由中产阶级为危机买单,这个道理似乎有点说不过去。
另一方面,反金融危机的改革极大地扩展了政府的权力,引起美国人、特别是传统价值观浓烈的部分中产阶级白人的警惕。美国人对市场缺陷和公司贪婪导致金融危机当然心里有数,但他们对政府以此为理由趁机扩张权力却更为不满。金融危机本来是因为整个社会花了不该花的钱,金融机构不负责任,透支未来所致,现在奥巴马的救市举措却是让政府再去花更多的钱,而并没有削减多少财政开支。同时,在医保问题上,也有很多人并不反对医疗改革,但明确反对医保体系和相应的开支由政府负责。他们认为,医疗保险如果全由政府负责,则卫生体制的效率既难于保障,更使得政府坐大,引发新的社会问题。
而这些抗议者之所以敢于在经济危机期间如此大胆地行动来反对政府。其背景也耐人寻味。首先是这次的金融危机并没有想象中那样严重。8月份美国经济指数的全面回升让人有一种危机已过的安全感,觉得不需要太多改革了,另外一方面也觉得这些“激进”改革损害了美国经济社会能力,于是反改革的声音开始增大。而在这种情况下奥巴马要侵犯自由市场规则,难度就大得多了。在我看来,奥巴马最近一系列的金融救市措施,以及医疗、税收方面的改革确有“激进”之处:在市场已经有起色的情况下政府依然频频行动,将使美国的财政预算背上沉重的包袱,削弱其后续发展的能力;更重要的是,事实已经证明市场本身有自我恢复的能力,像这次金融市场和美国经济的复苏就似乎和奥巴马的改革关系并不大,相反,过多的政府干预却会让市场自我恢复的能力受到破坏。在这种背景下,某些传统价值观浓烈的人士奋起反对就不难理解了。
实际上,美国历史上的一切重大改革,从上世纪初的“进步主义”运动到60年代的“伟大社会”,都是通过开放民众的参与来塑造改革的动力和方向的。改革要有民众充分参与,已经成了不言自明的政治传统。而改革者也必须要照顾不同人群的诉求,慎重对待利益群体并达致利益平衡。那种以经济危机为理由,试图让所有人“万众一心渡难关”的做法,明显是行不通的。因为即使在危机中,人们对自身利益的保护也不会放松。
唯有开放民众直接参与改革进程的渠道,让各种利益主体都有公平参与、表达诉求和影响决策的机会,才能保障政府政策的公平性,让决策不至于偏离正确的轨道和大多数人的利益。在这一点上,当下的政府和民众倒是有高度的共识——不同的阶层和利益集团都通过电视报纸等媒体、市政厅会议频频发言、乃至于直接行动来表达对改革的意见;而政府既不能阻止此类行动,便不得不主动深入群众征求意见,此前奥巴马便通过参加基层市政厅会议来向普通民众解释和说明健康法案的内容,以获得支持。
当然,能够形成这样的参与共识需要一个前提。在美国,这个前提就是宪法体制仍受到不容质疑的承认。换句话说,人们虽然攻击政府,但是信任这个国家和宪法。在此前提下,虽然利益博弈形式激烈,甚至诉诸民众的直接行动,但事实上社会成本并不大。因为这样的斗争在精神层面表现为不同人群都在向美国价值观发出诉求,在行动层面则都是向国家发出诉求,而不会彼此攻击。
同样是在那一天、同样是在国家广场,在广场另一端靠近华盛顿纪念碑的地方,和白人示威遥遥相对的是另外一群人举行的另外一场规模同样巨大的集会。其主题是纪念“黑人家庭重组日”。人们在临时搭建的舞台周围载歌载舞,在舞台上表演的小男孩很有点少年杰克逊的风采,看起来这里完全没有国会山下人群愤怒的影子。集会的主题虽然与黑人有关,不过参加表演和观看的白人也不在少数。两拨人在国家广场的两端各自认真地做自己的事情,彼此看得到却听不到,互不干扰。
 
 
 
  评论这张
 
阅读(77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