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昊的博客

 
 
 

日志

 
 

财政体制改革方向何在?  

2008-02-06 09:15:09|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的广东两会上,财政问题引发了代表们的热议。从“财政报告看不懂”,到“建地铁省钱反挨批”这些小问题,逐渐地引向了具有实质性的问题,如财政超收、财政改革等。在广东省财政厅向省人大作的预算报告中,就出现了一个新概念——预算稳定调节金。省财政今年将从一般预算收入超收的87个亿中拿出13亿作为预算稳定调节金,纳入预算管理。 

  所谓预算超收收入,是指年底实际的财政收入超过年初预算收入的差额。按现行预算法的规定,超收收入的安排使用由政府自行决定,只需将执行结果报告全国人大,不需要事先报批。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各级政府部门对于财政超收有着经久不衰的热情:仅在中央财政层面,2004年超收2000亿元,2006年超收3307亿元,2007年更突破4000亿元,同样的问题也存在于地方。超收的财政收入不受人大控制与监管。导致政府部门在资金使用上缺乏计划和透明度,花钱如流水,特别是年底突击花钱成了中国政府部门的特色。不仅如此,更严重的问题在于,之所以存在预算,其本意就是为了达到收支平衡,否则就不需要有预算,这样大规模的故意超支完全背离了预算的财政的本质。而且大量超收还加重了纳税人负担,不利于经济发展,而资金处于立法部门监管之外也容易滋生腐败,问题多多。如今部分超收收入能够纳入预算管理,这固然是一个进步,但最根本的问题却并未触及——为什么会出现如此惊人的超收?这对纳税人来说是否公平?超收本身是否需要解决?

  造成超收和其他一些财政问题的真正原因在于,预算权过度集中。8年来,预算改革的方向一直走的都是财权集中的路径——地方向中央集中、其他部门向财政部门集中,但与此同时却缺乏明晰的制衡机制。对技术性预算的管理、公民及立法机构对预算过程的有效参与、对预算结果的监督都严重缺位。绝对的权力绝对导致腐败,绝对的财政权力当然也会绝对导致财政问题。对于超收、乃至更广泛的财政问题的解决来说,加强对超收收入的监管当然是正途,但仍只是细枝末节的修补,真正从根本上的彻底解决需要从三个方面着眼:以支定收、预决算中心下移和分层监督。 

  首先,以支定收可以防止预算增长过于随意和背离公共利益取向。目前我们国家的预算是以收定支的,这无形中为超收大开了方便之门,而预算部门更通过技术性的安排使这种对政府有利的超收达到极致。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从2000年以来,我们目睹了财政预算上令人惊讶的保守:在财政部编制的预算草案中,过去6年全国财政收入预算增长分别为8.4%、10.3%、10%、8.4%、8.7%、11%,而实际增长达17.6%、22.2%、15.4%、14.7%、21.4%、19.8%。预算增速与实际增速误差达一倍左右!这是导致每年数千亿元以上的大规模超收的主要原因。应该说,这决非无意的失误,也非经济发展和税源开拓出现了令人意外的增长,而是为了预算外资金“留有余地”。但问题是,即使为意外开支留有余地,要不要留出这么大的比例?在这个意义上,为了让收入和指出都有个谱,我们必须重新确立以支定收原则,必要时甚至可以通过法律规定处罚不当的财政超收。 

  其次,预决算中心下移,可以用块块划分来弥补条条划分的弊端。8年前的预算改革把资金分配权力逐渐集中于财政部门,财政部门不仅当会计,还当出纳;不仅放款,还要规定款项用途,在具体工作中往往与地方实际脱节。正确的做法是将预算权力在各级政府之间进行适当配置,达到不同地区、部门利益的平衡。而且地方政府比上级政府更知道本地需要建设什么东西,在技术上更容易知道收多少钱上来就够用,也会更合理地花钱。而也越到上边,这些东西就越模糊。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分层监督。这指的是由各级地方人大切实决定和监督资金用途,这不但会把人大的权力坐实,同时也更加强了监督的动力和效果。强化地方政府权力,同时也加强由地方人大、媒体和公众等对其的直接监督,是适应现代多元化社会的一种安排。至于人大代表看不懂财政报告这个问题,也将会迎刃而解——如果人大真的有权力的话,谁敢做一个让人大看不懂的报告出来?

   同时,预算权力下放到基层,才能够从根本上激发老百姓参政议政的热情。原因很简单,如果民主只是间接再间接的投票的话,就没有丝毫意义,和钱、和现实利益挂上钩,其所激发的热情就大不一样了,村民自治就是这个道理。与此同时,在预算过程中,人们的利益越直接,问题就简单,预算监督在程序上就越容易。基层民主与预决算权力下放,如果可以对接的话,也许会带来中国社会根本性的进步。

  一句话,只有民主财政才能保障民生财政,公众及其代表对财政的有效监督,是解决财政问题的关键。为达成这一目标,既要研究如何制订出严格的预算管理和严格的绩效考核机制,也要尝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相对于单纯集中财政权力的改革来说,以基层民主与预决算权力下放为特征的地方性自治,显然离这个目标更近些。
  评论这张
 
阅读(3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